壹十八《带系统穿成农家女,她靠种田暴富》苏芜华,王军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带系统穿成农家女,她靠种田暴富

小说:古代言情

作者:壹十八

简介:苏芜华穿书了,成了无脑挑衅女主的炮灰女配,最终被设计流落青楼凄惨一生。为了避开原主凄惨的命运,她决定在小村子苟着,种田、卖山货,哪知道苟着苟着最后成了大兴王朝的首富,顺道挽救了煞神将军客死边疆的凄凉下场。但是,说好一生未娶的煞神将军提着聘礼上她家门口是怎么回事……(注意:本书纯属虚构)

角色:苏芜华,王军

带系统穿成农家女,她靠种田暴富

《带系统穿成农家女,她靠种田暴富》免费阅读

“王军哥,她好像没气了……”

山洞里,一个十四岁的姑娘晕死在地上,一个长相猥琐的男人解开腰带逼近,另一个年轻惊骇的拿着火折子。

明亮的火光照在苏芜华脸上,更显得她皮肤细腻光滑,瞧的男人心里一阵儿火热,脚步更是跨大几分。

另一个拿着火折子的姑娘上前探了探她的鼻息,突然惊骇地拉住那个猥琐男人,“真没气了!”

“滚开,老子的铜板不是白给的,没气也要尝尝味!”

猥琐的男人不断逼近苏芜华,另一个姑娘咬咬牙,慌张的逃出山洞。

“肌肤真嫩啊,窑姐的都没这么柔滑,老子赚了!”

“真滑……”

哪个王八蛋敢对她下手,找死!

耳边不断响着污言秽语,那人更摸上她的腿,苏芜华脑中记忆错乱,意识浑浊,她费力的睁开眼,王军更兴奋了,“死丫头敢骗老子,回去再收拾你……”

没等他说完,苏芜华手里摸到一块石头用力的砸到他脑袋上,王军“嘭”的晕倒在地上,额头流着一缕血迹。

她下手有分寸,力道不会致死,只会砸的他有轻微脑震荡。

苏芜华坐下来,整理着脑中错乱的记忆。

她穿书了,原主也叫苏芜华,《嫡女为后》中十八线炮灰农家女,书中原主以救命之恩傍上武安侯楚洐之后又看上三皇子的权势想尽办法爬三皇子的床,嫉妒三皇子对女主唐青宁的偏爱,百般陷害女主,最后被女主设计卖进青楼,凄惨一生。

典型的不作死就不会死!苏芜华揉一下太阳穴,拖着地上那人往山洞外面走,腰带一扯手一绑将人稳稳的挂在树上。

一捧凉水浇头,王军被泼醒,见苏芜华好好的站在他面前,心里顿时蹭起一顿火气,“臭娘们,快把老子放了,不然待会儿有的你苦吃!”

苏芜华用树枝挑着他下巴,懒懒的掀起眼皮,眸中藏着一抹锐利的寒冷,“你刚才想对我做什么?”

“老子花五百个铜板自然是想睡你!”

“啪!”苏芜华毫不犹豫的挥着树枝打到他脸上,王军更气愤,双目死死的剜着她,“苏芜华你别太过分,凭你在村里的名声老子给五百个铜板已经算高看,快把老子放下来,不然待会儿老子打死你!”

苏芜华挑眉,原主好吃懒做爱贪小便宜怎么就算名声差了。

“啪!”毫不留情的又挥一树枝打到他脸上,这下左右都有一条鲜红见血的痕迹,对称了。

“苏芜华!”

王军恨声道:“你家供两个人读书饭都吃不起了,你整天打扮得花枝招展的不就是想找个有钱的夫家么!”

“几两聘礼娶你一辈子,老子睡你一次给你五百个铜板还少了!”

苏芜华目光渐冷,幽幽的盯着他。

庄稼人靠天吃饭,一年到头挣不了几两银子,束脩和纸墨笔砚一年加起来得要十几两银子,就算举家供一个读书人都得伤筋动骨何况是两个。

王军等了一会儿,以为她要服软将自己放下来,心想待会儿下来定要把这臭娘们弄死!

“啪!”一根树枝狠狠的打在他脸上勾出几滴血珠,紧接着身上挨了十几下树枝,痛的他嗷嗷叫,“臭娘们……姑奶奶,别打了,老子快要被打死了。”

“多少个铜板?”

“半两,半两银子,五百文!”

苏芜华手上动作不停,一下又一下的抽在他身上,哪疼挑着哪打,痛的王军哇哇大叫,“都是王秀月那臭娘们,说给她五百个铜板就把你带给老子睡!”

“王秀月?”

“对。”王军松了口气。

苏芜华停下动作站在原地沉吟,原主记忆的最后一幕就是王秀月将她带进山洞里被人砸晕脑子。

记忆中原主和王秀月从小就不对付,原主看不惯王秀月清高,王秀月看不惯原主懒惰还打扮得漂亮。

两人相看不对眼,偏偏原主是个蠢的,每次和王秀月起冲突吃亏的总是她。

每次王秀月乖巧的一抹眼泪,村里人总认为是原主欺负人,久而久之就在村里传出霸凌的名声,村里谁都不喜欢原主。

苏芜华目光转到王军身上吓的他浑身一抖,哆嗦道:“都是她使坏!她知道老子最近没银子又想睡女人就想出这馊主意害你,不关老子的事。”

“她坏,你一样欠教训。”她要是没醒过来,这具身体早被玷污了。

苏芜华拿着树枝又狠狠的抽他一顿才罢休,王军这会儿浑身是伤痕,吸口气都痛。

“别人问起你的伤知道该怎么说么?”

她语气幽凉,王军吓的意识顿时清醒,连忙应道:“知道,知道,我自己摔的。”

哪个人才能摔出一条条的伤痕?苏芜华眉梢轻挑,目光暗含警告,“嗯?”

王军一激灵,连忙改口道:“我去镇上惹事了被人打的。”

苏芜华这才满意,掷出手里的树枝划破绑着他的腰带,王军瞬间就摔到地上,惊讶的看着她。

“有问题?”

“没,没。”

走在陌生又熟悉的乡野小路上,苏芜华循着记忆回到了原主的家,苏家大院。

有九间茅草屋,院里养着鸡鸭,屋子后边盖有猪棚和牛棚,算是村里比较富足的人家。

“先垫着,娘忙完了就做饭。”娘亲杨菀蓉偷偷摸摸的塞给她一个粗面馒头,又进厨房烧热水。

一个老大夫背着药箱从她哥苏钰屋里出来,细细的嘱咐着注意事项。

“娘,咱家有人受伤了?”苏芜华问。

“呸!说啥话呢,是你哥从山上救了个人回来,身上有好几处伤口,才请了大夫回来救治。”

“听说伤在要害,不知道能不能救回来。”

“我去看看。”苏芜华三两下咬完馒头,拍拍手,去苏钰屋里看人。

夕阳余晖透过窗洒进来,薄薄的一片金黄色光芒落到他脸上,面色惨白,双眼紧闭,眼尾仍透着几分凌厉,可惜了这如玉般细腻无暇的脸庞。

苏芜华目光划过他身上的锦袍,落到他腰间的玉佩上,上面刻着两个小字,楚洐。

那个原主凭救命之恩赖上的武安侯楚洐,最后傍上三皇子又一把将人踹开的男配。

原创文章,作者:壹十八,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tzwmthb.com/xiaoshuo/20260.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